当前位置:俊睿网络 > 域名空间 > 正文

国网络“米农”已超过10万 其中七成年轻人

发布时间:2009-03-30 20:08:47 来源:俊睿网络

  “为什么呢?”2月6日的2008春节晚会上,蔡明在小品《梦幻家园》中嗲声嗲气的一句反问,让电视机前无数的老老少少笑弯了腰。

  仅过了数秒,记者试图在网上抢注weishenmene.com域名的希望却落了空。一个月前,此域名已被一名北京的抢注手注册了,在春晚开播之前,职业抢注手(趣称“米农”)们早已通过各种手段先下手为强。记者从一项统计中了解到,截至2007年底,网络中“米农”人数已有10万多人,其中约70%是20——35岁的年轻人。然而,“套中人”多,成功者少。

  调查

  抢注“骨牌效应”一浪接一浪

  抢注,将公众熟知的名号、品牌等进行注册,已成为许多商家通往名人堂的一条捷径,同时也成了不少普通人敛财的新手段。

  2007年12月底,电影《集结号》在全国成功上映。与此同时,“集结号”牌老白干在北京的市井叫卖;大衣、手套、袜子随即纷纷贴上了“集结号”的标签。“集结号”一时间成了通用共享的“光荣称号”。

  无独有偶,去年12月上海世博会吉祥物“海宝”的诞生引起了职业抢注手的高度关注。一名叫“特工站长”的网友就抢注了含有“expo2010haibao”和“2010expohaibao”的系列域名,并在某域名交易网站公开出售。据悉,一家北京的公司已经向他抛出了10万元的“橄榄枝”。然而,这位“特工”的架子着实不小:“没30万,甭谈!”

  除了名牌商标的抢注泛滥成灾,名牌域名也成了炙手可热的香饽饽,遭到职业抢注手的哄抢。

  在网络中,“玉米”是“域名”的趣称,注册域名也被人们习惯地称为“煮玉米”。而这些抢手们自然而然地成了“玉米虫”或“米农”。抢注的群体最早产生于1990年代,当时中国网络信息尚属蒙昧时代,域名抢注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。起初规模也仅在千人左右。第一批“吃螃蟹者”大多具有雄厚的财力,因为敢于花上几千块的注册费来投机博一次的人毕竟是少数。然而轰动一时的“中央一套”抢注事件所带动的“骨牌效应”却是一浪接一浪,不断滋生的网络“玉米虫”们纷纷扮演起名牌抢注的主角。

  据统计,截至2007年底,网络中“米农”人数就有10万多人,其中约有70%为20——35岁的年轻人。一位名叫小丁的上海“米农”告诉记者:“抢注就是要反应快、头脑活络、熟悉网络,还应具有一定的商业眼光和投资魄力。年轻人最适合干这一行了!”

  据CNNIC信息统计,截至2005年10月31日,已注册的CN类域名已达912844个;而到2006年底,com域名已超过3300多万。“com的好域名现在已经‘江郎才尽了’,我们米农大多还是把目光放在cn的域名,毕竟只有它仍有不小的注册空间。”小丁说。

  采访

  “我手上还有150个知名网域”

  由于抢注背后潜藏着丰厚的利益,坐拥名牌商标意味着抱上了一个潜在的小金库。当年,搜索巨头Google为了买回域名“google.com.cn”和“google.cn”不惜花费百万美元的巨资。这就让网络快枪手们看到了巨大的商机。

  去年春晚,赵本山那句“你太有才了!”技惊四座。小品还没演完,相关域名就已经被成功抢滩。“米农”阿峰就是在网络上率先注册“nitaiyoucaile.com”的人。“我原本想注册blogbaiyunpiaopiao.com的,可惜有人比我还快。我抢注其实也是图个好玩和热闹,并没有想过要卖多少钱。”阿峰说抢注出手一定要快,慢几秒钟说不定就成他人囊中之物了。他还特地在论坛上恶搞宣传,声称已经有多人出高价来买这个域名,最高甚至是10万元。“那些报价都是我炒作闹着玩的,事实上只有一个人提出3000块来购买这个域名,而且是一个人才网的站长。可惜,之后这个网址经常遭到黑客的侵袭,否则我还真考虑卖掉呢!”阿峰说。

  抢注“李梓萌”域名的职业抢注手杨晓明是个成功的“米农”。他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,通过5年抢注网域的倒卖,如今已收回了当初注册费用的成本。“现在手上还有150个知名的网域。说不定其中还能蹦出个价值连城的“金股”呢!”

  记者在“百度”中输入“抢注转让”,搜索的结果就多达530000条,而一些知名域名的售价也的确不菲:“11-5.com.cn”(十一五):500万元;“嫦一”(嫦娥一号):200万元……

  心态

  浮躁、投机、贪欲……

  据记者调查,热衷于抢注的快枪手大致有三种:

  喜欢恶作剧的网民。这类人仅仅是抱着“玩票”的心态恶搞一番,娱乐自己的同时也娱乐了大众。就像阿峰这样的米农,无非是借机自我炒作、图个乐子。“我纯粹是为了好玩,有个名牌域名感觉就是不一样。”这类人乐意看到名牌抢注后,其他网民、米农哗众取宠的强烈反应,以及域名在网络中以讹传讹的惊人卖价。

  成功抢注无疑击中了品牌开创人最渴望的思想产物。抢注了明星域名后的他们坐地起价,就等着有钱人和品牌的开创者前来购买。“现在《色戒》那么火,色戒域名没理由卖不出去!”有着刘飞这种想法的职业米农不在少数,因为一旦成功,所花的几千元注册费瞬间能翻上成百上千倍。

  抢注名牌的影响力来提升自己产品知名度的商家。把“地球人全知道”的帽子往头上一扣,这种偷懒而又大胆的举动缺少思维意识的突破和进取,仅是依附在他人的成功上一举成名。让自己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,不但扬名海内,还省下了一大笔广告费。

  观点

  弄巧不拙偷鸡不着蚀把米

  社会学者吴航拓指出:“现在域名炒得是很火,可多少是成功交易的?你看网上挂的‘嫦一’、‘十一五’的域名开价都几百万,但谁肯随便花血汗钱去买啊!?google花百万购回域名的案例毕竟少数,因为他们是吃网络搜索这碗饭的。”吴教授告诉记者,“有些米农自炒自卖,私下哄抬价格。其实根本没人买他的域名。说不定他正天天在电脑前干着急呢!

共2页: 上一页 1 [2] 下一页